投资 干货 消费 评论 学院 滚动
风投 科技 创业 业内 要闻
红火蚁已传播至12个省 9部门联合启动全国红火蚁联合防控行动
发布日期: 2021-04-01 09:19:01 来源: 成都商报

红火蚁,全球公认的百种最具危险入侵物种之一。日前,农业农村部等9部门联合启动全国红火蚁联合防控行动,以全力阻截防控红火蚁蔓延危害,保护农林业生产、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安全。

据农业农村部门监测,目前红火蚁已传播至12个省(区、市)435个县(市、区),尤其是近5年来新增红火蚁发生县级行政区191个,较2016年增长了1倍。记者了解到,在四川地区,攀枝花市、凉山州、泸州市等的多个区县也在红火蚁县级疫区之列。

危害大

5年新增191地 四川多地在列

3月26日,农业农村部等9部门在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联合举行全国红火蚁联合防控行动启动仪式,全力阻截防控红火蚁蔓延危害,保护农林业生产、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安全。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通过抓住春秋两季红火蚁活跃期,组织开展集中防控行动,力争通过3-5年治理,有效遏制红火蚁扩散蔓延,压低发生区种群密度,避免伤人事件。

红火蚁拉丁学名为Solenopsis invicta Buren,意思是“无敌的”蚂蚁,是全球公认的百种最具危险入侵物种之一。被其蜇伤后会出现火灼感,因为难以防治而得名。

此次联合防控行动,与近年来红火蚁不断传播有重要关系。据农业农村部门监测,受商品调运数量增加、气候条件适宜等因素影响,目前红火蚁已传播至12个省(区、市)435个县(市、区),尤其是近5年来新增红火蚁发生县级行政区191个,较2016年增长了1倍,在城市公园绿地、农田、林地及其他公共地带都有发生。

记者了解到,四川也有多地被列为红火蚁危害区。据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2020年4月发布的公告显示,2010年,四川首次在攀枝花市盐边县发现红火蚁,现已在泸州市江阳区,凉山州西昌市、德昌县、会理县、宁南县,攀枝花市东区、仁和区、盐边县等地出现,对当地林业、农业、公共安全等方面都构成了严重威胁。

连发伤人事件 有人险些丧命

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全国农业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分布行政区名录》显示,红火蚁危害区域最多的省份为广东、广西、福建等沿海省份,广东最甚,涉及县(区、市)已超百个。

2020年红星新闻就曾报道发生在四川的几起红火蚁伤人事件。2020年8月,四川凉山州西昌市一名小孩在邛海玩耍时遭红火蚁螯伤,一度陷入昏迷状态,险些丧命,幸被及时送医。同样在西昌,一名女士也曾被红火蚁螯伤脚。“又痒又痛,还起了脓包,晚上睡觉都困难。治疗了差不多一个月,伤口才全部好,但留下了多个黑色的疤痕。”

当年5月,攀枝花东区阿署达村一村民在浇灌芒果树时被红火蚁袭击。“被螯处火烧火燎地疼,后来用土办法,找来烟油涂抹,消炎止疼。”而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当地多位村民都曾在田地被红火蚁咬过。

成都市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对红火蚁有较为细致的了解,其介绍,红火蚁在对人发起攻击时,会以上颚钳住人的皮肤,以腹部末端的螯针对人体连续叮蜇多次,每次叮蜇时都从毒囊中释放毒液。

赵力介绍,人体被红火蚁叮蜇后有如火灼伤般的疼痛感,其后可能会出现如灼伤般的水泡。多数人仅感觉疼痛、不舒服,少数人对毒液中的毒蛋白过敏,会产生过敏性休克,有死亡的危险。

防控难

1.破坏生态,降低生物多样性

西南林业大学林学院森林保护学教授、蚁类学家徐正会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红火蚁巨大的威胁,在于对生态系统的破坏。“红火蚁的适应性非常强,在热带和亚热带广大区域,它不断分家,像原子弹裂式反应不断扩散。”其介绍,红火蚁种群扩大后,将与本地蚂蚁甚至其他昆虫形成竞争,竞争的结果往往是红火蚁不但会赶跑本地蚂蚁,甚至会将本地蚂蚁咬死,一些甲虫、蜘蛛也会被其吃掉,“长此以往,对食物链会造成灾难性破坏,将出现本地物种的半真空或真空。”

成都市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介绍,作为入侵物种,红火蚁具有明显的种群竞争优势,在新入侵地短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优势种,造成生物多样性降低和生态单一化。另一方面,红火蚁入侵将大大降低本地蚂蚁的丰富度和多样性。

2.国内无天敌,与同类拼杀占上风

赵力介绍,红火蚁原产南美,在国内没有天敌。根据有关研究,红火蚁与大多数蚂蚁相遇都会占据上风,战损交换比往往是十几二十只。“除了在野外山区,一些如山大齿猛蚁的本土蚂蚁在与之发生冲突时,还能互有胜负,但在人工营造的草坪等植被环境里,本土蚂蚁被清除干净了,红火蚁就所向披靡,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城市绿化带里大量出现红火蚁的原因。”

3.飞得高而远,扩散快繁殖快

从事蚁类研究防止工作近30年的昆虫学博士谭速进表示,红火蚁与其它昆虫不一样,其在纷飞的时候,能飞到离地300米的地方,在有风的情况下能够飞行五六公里远,有着非常强大的自然扩散能力。另外,其可以通过物流传播,经物件、车辆等扩散,然后建巢。红火蚁巢穴并不难发现,也容易整巢除灭,但其巢穴只有在已经形成规模后才易发现,而当其刚建巢穴的初期相对隐蔽,因此也就造成“灭了一波后,又会再出现一波,接着继续扩散,因此控制也就变难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