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干货 消费 评论 学院 滚动
风投 科技 创业 业内 要闻
“电竞劝退”机构真能戒“游戏瘾”?专家:“电竞劝退”折射人才输送困境
发布日期: 2021-01-23 12:50:58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我儿子现在16岁,喜欢打王者荣耀,我想让他到你这边培训一下,受一点魔鬼训练,然后能回到学校读书。”

“我儿子觉得自己是个游戏天才,周围同学都没他打得好,以后想当职业电竞选手,我想让你们看看,他到底行不行?”

近日,成都一电竞培训机构“劝退”90%学员的新闻引发热议。随后几天,该机构创始人侯旭遭到陌生人电话的“狂轰滥炸”。咨询者来自天南海北,但都被同一个问题困扰——家里有个沉迷游戏、一心想当职业电竞选手的“游戏少年”。

旨在培养电竞苗子的培训机构为何成了“劝退机构”?是拯救“游戏少年”还是给梦想“泼冷水”?

枯燥的“魔鬼训练”:一个技术动作反复练几天

“之所以能起到‘劝退’效果,主要是职业选手的训练十分枯燥,要求极高,没那么好玩儿。”侯旭说,过去一年,培训机构累计接收学员100人左右,年龄大多集中在14岁到16岁,其中90%的学员中途退出,最关键的原因是训练枯燥,竞技水平跟职业选手差距太大,“各个方面来说,与孩子们的想象都有落差。”

据了解,该培训机构为学员设置的课程时长为3个月,教练是前职业电竞选手,一般上午打磨专项技术动作,下午进行团体模拟比赛,每周另有一两节理论课,加深学员对电竞的理解。其中最枯燥的,是专项技术动作的训练,以及对团体模拟比赛的复盘。

以当前流行的手机游戏“和平精英”为例,选手要有娴熟的驾驶技术、精准的枪法以及良好的团队合作意识,这些都需要海量的训练。

“如果你车开得不好,就要连续几天一直在训练开车,投掷物投得不好,就要一直训练投掷手榴弹,直到达标。”侯旭说,这一过程十分枯燥,而在比赛复盘环节,教练会给学员逐秒分析游戏回放,点评游戏中哪里打得不好,如何改进,“很多孩子受不了这个过程。”

落差源于对职业电竞缺乏清晰认知

“来培训的小孩,他们经常自认为游戏水平已经很好,其实他们只是业余高手,与职业电竞选手的差距非常大,除了技术,还有团队意识、对游戏的理解等。”侯旭说,也正是在培训机构学习的过程中,青少年慢慢认识到了这种差距,从而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

这一心理落差,正是源于青少年对职业电竞缺乏清晰认知。在四川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会长刘叶航看来,一名游戏玩家需要经历专业培训,再到职业俱乐部的青训队,最后才能成为职业选手,层层淘汰,“这个金字塔的结构,与传统体育一模一样,在最顶端的是很少的人。”

对此,曾在该培训机构学习的成都高中生小郭有深刻体会。小郭今年16岁,正在读高一,喜欢玩“绝地求生”,经常看职业比赛,感觉电竞职业选手“很风光很厉害”,便也想当职业选手。

“去了之后,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差很多,每天都是高强度的训练,一些对手都很厉害,挺多学员都是中途就走了,说太累了。”小郭说,在培训机构的三个月里,隔几天便有小伙伴选择离开,放弃了“电竞梦”,而他坚持到了最后,因为在他看来,“努力是最基本的东西,职业选手天天休息肯定是打不好的。”

目前,小郭已进入某职业电竞俱乐部青训队伍,项目也从“和平精英”更换为一款同类型的新游戏。当前他的目标是18岁之前正式进入职业队,成为职业选手。“真打不了职业比赛,也想从事电竞相关的岗位。”

“电竞劝退”机构真能戒“游戏瘾”?

近日,侯旭创办的电竞机构引发热议,不少家长看到“劝退90%”的数据后,纷纷打来电话,想给自己的孩子报名。大多数家长的目的,是给孩子戒掉“游戏瘾”,从而在学校好好学习。

浙江的张女士是前来咨询的家长之一,她的儿子今年16岁,沉迷于手机游戏“王者荣耀”,而且是“王者”段位,她想让儿子来成都接受“魔鬼训练”,戒掉“游戏瘾”,并能回到学校读书。在电话中,她反复询问,“我儿子只有十几天时间,能达到效果吗?”

对于家长们这一反应,侯旭苦笑不得。他是2001年就进入电竞产业的“老人”,之所以于2017年创办目前的培训机构,最重要的目的是为职业俱乐部培养、输送电竞人才,没想到如今竟成了“劝退机构”,家长们都想把孩子送来戒“游戏瘾”。

“来我这里培训的青少年,如果真有当职业选手的天赋和能力,我们会向上输送。如果他真的当不了职业选手,我们是希望他能把更多时间和精力分配到其它事情上去,这就是所谓的‘劝退’。”侯旭说。

对于戒“游戏瘾”一事,侯旭表示,多年来他接触过数以千计的“游戏少年”,真正喜欢玩游戏的大概只占40%,剩下的60%是在现实家庭、学校中遇到了问题,来虚拟世界逃避现实。他也建议家长,真要戒“游戏瘾”,要从帮助孩子解决现实问题开始。

专家:“电竞劝退”折射人才输送困境 产业需良性发展

对于“电竞劝退”现象,四川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会长刘叶航介绍,目前成都类似的电竞培训机构一共有5家,主要为俱乐部输送人才,“发展都不太好,招生困难,整个电竞产业的人才缺口都比较大。”

一位多年观察国内电竞产业发展的专家同样表示,“电竞劝退”现象恰恰表明了电竞人才输送的困境,其背后是国内电竞俱乐部文化的缺失。

“电竞圈子太封闭了,没有把存在的问题暴露出来,电子竞技原本应该是开放的、积极向上的。”刘叶航以国内某电竞俱乐部的管理方式举例道,俱乐部出发点是为了成绩,但也要照顾好选手的健康,“既然是体育运动,就该早睡早起,而不是晨昏颠倒,比如之前四川省队的选拔,尿酸高、营养不良、尿结晶,这些症状都出现在16岁的孩子们身上。”

刘叶航认为,当前国内电竞产业并不是良性发展,不仅体现在人才培养、输送困难,同时存在赛事不系统的问题,电竞行业需要自己的“中超联赛”。

至于通过培训机构“劝退”戒“游戏瘾”,刘叶航直言“不太认可”。在他看来,如今游戏已成为青少年之间的交流平台和共同话题,“作为培训机构,需要让孩子们认识到自己是爱好者还是能成为职业选手,同时更好地建设电竞文化。”(王鹏)